搜狐首頁 新聞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杭州保姆縱火案 警方爲何未提故意殺人?

數字之道 06-30 19:03

杭州保姆縱火案中嫌疑人莫某被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放火罪、盜竊罪”向杭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請批准逮捕。人們常用“殺人放火”來形容案件之惡劣,常識中“殺人要償命”,那麽放火呢?和殺人相比,會輕判嗎?

被低估的重罪:你以爲害了仇家實際害了社會

放火行爲的嚴重程度被很多人低估了,在我國刑法中“放火罪”屬于危害公共安全罪,位列四大危險方法之首,可見危險強度、程度之高。

“搜狐號數字之道”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以“放火”爲關鍵詞檢索時,發現即使未有人員傷亡,放火行爲也鮮有單被指控“故意損壞財物罪”,因爲制造一起僅僅傷及特定對象的放火太難了。

生活鮮有“孤島” 放火易傷他人

注:以上內容僅爲舉例說明,並非真實案例

實際生活中,少有人迹罕至的孤島,水火無情,點火後迅速逃走的縱火者難以控制火勢的傷害範圍。在30起放火罪的案例中,僅有一名放火者因未及時逃跑而燒傷。

小李主觀上雖只針對小明,卻無法控制火勢波及他人的後果,當報仇的火苗在鄰裏間燃起,放火罪隨即成立。

真實判例中,縱火者放火地點一般也集中在住宅和工作區,在30起被判“放火罪”的典型案例裏,超過1/3發生在有鄰裏的住宅。

未傷他人就不是危害公共安全嗎?

即使小張和小紅的房子沒被燒,也不影響小李危害公關安全-放火罪的成立。

在裁判文書網的判決書當中,未波及他人的放火行爲,放火未遂、在自己家放火、自焚……只要存在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客觀周邊環境,就很可能被判放火罪。

案例1

2013年,30歲的王某因和前妻鬧矛盾,在自己家點火,判放火罪,因未造成太大損失,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

在裁判文書網上的30起放火罪中,有13起刑期在3-10年之間,都是結果上未波及到他人,但放火環境存在波及他人的可能性。

燒自己的房子,燒自己都可能被判放火罪。

案例2

2014年,醉酒的常某拎植物油前往派出所,找到負責自己離婚調解的警察,往自己身上澆植物油准備自焚,未點火既被制止。最後,常某被判放火罪,處有期徒刑1.6年。

還沒點著就判1.6年是不是有點冤?在另一起自焚未遂案中,被告人一審被判放火罪,二審改判尋釁滋事罪。我國是大陸法系的國家,判例與判例間並不存在必然參考關系。

只要你點火的行爲可能損害到不確定多數人的生命和財産權,就有了放火罪成立的前提,實際中是否會發生損害的“可能性”是認定危險方法的標准之一。

難預估的結果:劃下火柴的小動作要承擔全部後果

結果有時比保姆縱火案更慘絕人寰

在杭州保姆縱火案中,莫某如果辯稱放火僅爲其他目的,無意傷害主人和孩子,並不知火勢會如此凶猛,會被輕判嗎?危害公共社會安全罪的量刑很高,尚未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傷、死亡或使公私財産遭重大損失,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在裁判文書網上,還有更慘絕人寰的案子:

案例3

2016年,38歲的滕某因口角糾紛,點燃工友宿舍煤氣,引發爆炸造成7人燒傷並死亡,被判放火罪,死刑。

案例4

2013年,27歲的劉某因欠薪糾紛,前去工作的服裝廠報複,用汽油點燃海綿、布料迅速逃走,造成工廠 30多人被困,14人死亡(其中9人是未滿18歲的童工),被判放火罪,死刑。

案例5

2013年,26歲的林某因情感糾紛,深夜前往前女友的男友家縱火,見火光起後迅速逃離,火勢蔓延,造成鄰居在內的8人死亡(其中包含一名3歲兒童和一名7個月嬰兒),被判放火罪,死刑。

危險方法造成的危害性和嚴重性或不受行爲人的控制,水火之下,沒有誰知道什麽是最嚴重。

是放火罪而非故意殺人?按最嚴重的定刑

司法實踐中,有兩個詞“想象競合犯”和“數罪並罰”,前者是一個犯罪行爲引發多個犯罪結果;後者是不同犯罪行爲引發的多種犯罪結果。放火這一種犯罪行爲導致2個犯罪結果(故意殺人罪和放火罪),根據“想象競合犯”的邏輯——選擇所觸犯的多個罪名中較重的定罪處刑,杭州保姆縱火案中警方以“放火罪”而非“故意殺人罪”請求檢察院批捕莫某,因爲危及其他鄰裏生命財産的放火罪所造成的嚴重損失中包含殺人。

杭州保姆縱火案中,盜竊罪和放火罪是偷竊和放火兩個不同的犯罪行爲引起,符合“數罪並罰”的邏輯,于是同時出現在警方請檢察院批捕的罪名中。

莫某即將迎來法律的審判,報複或者捉弄別人的火苗一旦點起,可能會沿著你無法控制的方向燃燒,進而毀掉你的整個人生。

展開剩余1%

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