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頁 財經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冷渦暴雨襲擊王首富 萬達商業回歸依舊充滿不確定

搜狐媒體平台 06-30 15:52

萬達系證券産品遭遇突發行情後未能迅速收複失地,令其旗下萬達商業回歸A股進程面臨挑戰。常年高企的資産負債率、海外並購受阻,以及營收走低等諸多不利因素開始浮出水面

請點擊此處輸入圖片描述

文 | 《投資時報》記者 孟楠

“暴風雨來臨那一天,迷途的羔羊還沒回來。”

2017年6月22日,號稱六年來京津冀地區最大的冷渦暴雨並未像預報的那樣如期而至,可鋪天蓋地的預警信息,匹配著民謠詩人萬曉利的歌詞,席卷了該地區的朋友圈。

同一天上午,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達集團”)旗下的證券産品卻真正經曆了一場“暴風雨”般的行情。其中萬達集團的多只債券下跌幅度超過2%,至于旗下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萬達電影的股價,更是逼近跌停一線。四十多個“小目標”半個交易日消失殆盡。突如其來的行情令投資者的恐慌情緒持續發酵,各路“消息”彌漫在整個資本市場。

與此同時,大連萬達商業地産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達商業”)私有化概念股亦受到波及,其中影響最大者爲國中水務、皇氏集團和杉杉股份,當日跌幅分別達到3.47%、3.87%和3.34%。

作爲曾經港股規模最大的IPO公司,萬達商業啓動回歸A股之路過去兩年來備受各界矚目。招股書顯示,萬達商業計劃發行不超過2.5億股新股,擬募資金120億元,募集資金將用于南京仙林萬達茂項目和濟南、合肥、成都以及徐州四個城市的萬達廣場項目。

海通證券研究所數據顯示,2016年萬達商業營業收入占整個集團收入的56%。2017年一季度萬達商業實現營業收入260多億元,利潤總額87億元,毛利率有所降低但保持在46.4%的較高水平。

而市場更爲關注的是,此前萬達商業私有化中王健林及萬達集團並未實際出資,而參與襄助的諸多企業無疑將“寶”押在其迅速實現A股上市後的“估值紅利”。同時,一旦未按既定時間IPO,則王允諾每年12%的資本回報率亦相當可觀—當然,從另一個財務角度分析,所謂“一分未花”事實是以空間換時間,並同時承受高昂的借貸成本。

多重政策影響下,從2015年9月向證監會遞交招股說明書至今,萬達商業始終處于IPO排隊狀態中。但經由此次突發事件,萬達集團常年高企的資産負債率、未來海外並購受阻,以及營收走低等諸多負面因素開始“會師”,而其回歸的時間表亦變得愈加不明朗。

請點擊此處輸入圖片描述

財務數據首現營收下降

招股書顯示,萬達商業成立于2002年9月,主營業務爲商業地産投資及運營管理,是萬達集團旗下商業地産投資及運營的唯一業務平台,後者亦持有前者43.71%的股份。王健林作爲萬達集團的董事長,直接及間接通過其控制的大連合興合計持有萬達集團100%的股份。同時,王健林直接持有萬達商業6.79%的股份,爲後者的實際控制人。此外,王健林配偶林甯持有萬達商業3.18%的股份,夫妻二人合計持有萬達商業的股份比例爲53.68%。

2017年1月4日,王健林作出萬達集團2016年工作報告。該報告顯示,2016年萬達集團總資産規模達到7961億元,同比增長21.4%;營業收入爲2550億元,同比增長3.4%。但值得注意的是,其營收多年保持高速增長的態勢在2016年戛然而止,究其原因則是旗下萬達商業收入同比減少25%至1430億元。萬達集團報告中給出的解釋是,其地産板塊主動減少600億房地産收入,但其淨利潤實現同比增長。

據Wind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6年(下稱“報告期內”)萬達商業歸屬母公司的淨利潤分別爲273.11億元、245.81億元、248.38億元、299.72億元和303.36億元。相比2015年,2016年淨利潤僅增長1.2%。其中高利潤率的商業租金彌補了地産板塊縮減所産生的各方面影響。2016年其商業租金共實現收入195.8億元,同比增長29.6%。

不過,萬達商業地産板塊營收方面如此大幅度的“被調整”,亦是由于其整體的轉型方向是從房地産爲主的企業轉向以現代服務業爲主的企業,未來其將繼續縮減地産板塊業務。業內人士表示,商業租金收入利潤率雖高,但對于營收和利潤總額方面貢獻有限,將來能否繼續彌補缺口還是未知數。如今萬達商業營收高增長已停滯,微增長的淨利潤亦不容樂觀,持續盈利能力值得再考慮。而對于目前IPO審核的監管政策,持續盈利能力是目前擬IPO企業能否過會的決定性因素之一。

報告期內,萬達商業的資産負債率(母公司口徑)情況亦不容樂觀。平均每年高達近82%的資産負債率高出房地産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近12個百分點。其中,2013年的資産負債率更是接近90%。此外,萬達商業淨資産收益率出現整體下降,報告期內分別爲31.86%、22.70%、16.25%、16.61%和14.81%。

謠言散去陰霾依舊在

回顧“6·22”的突發行情,一條“某金融機構下發通知抛售萬達債券”的消息引發了萬達集團證券産品的暴跌。鑒于無法止住恐慌性抛盤和謠言散播的影響,當日午後,萬達電影通過深交所即刻做出停牌處理。萬達集團同時發布聲明稱,“網絡惡意炒作某金融機構下發通知抛售萬達債券一事屬于謠言。萬達集團經營一切良好。”

針對萬達集團的強烈回應,相關消息似有所收斂。然而,資本市場並未出現雨過天晴。隨著萬達電影的停盤,恐慌情緒持續發酵並波及到了複星系旗下的股票,當日截至收盤,複星醫藥A股暴跌8.02%,港股亦收跌5.92%,此外複星國際股價下跌5.78%,而2022年到期的複星美元債券跌去2個基點,創下複星美元債曆史最大跌幅。

實際上,二者證券産品先後遭遇暴跌行情並非空穴來風。此前已有多家媒體報道稱,銀監會緊急電話要求各銀行,對海航集團、安邦集團、萬達集團、複星集團、浙江羅森內裏投資公司的境內外融資支持情況及風險分析,重點關注所涉及並購貸款、“內保外貸”等跨境業務風險情況。然而截至6月29日,前述兩家公司並未對此消息作出回應。

萬達電影隨後采取了複牌措施,並對外宣布,控股股東萬達集團計劃未來3個月內增持公司股份,累計增持金額不超10億元。

不過,若萬達集團債券融資因受負面消息沖擊導致渠道不暢,那麽融資成本提高將對公司的資金面帶來不利影響。海通研究院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萬達商業應付債券規模超過了867億元,占有息負債總規模的35%。

海外並購或將受阻

《投資時報》記者梳理發現,該事件所波及到的企業均具備相同的標簽屬性—“海外並購”和“民企”。中國企業海外並購近兩年正值火熱之際,根據全球數據處理公司Dealogic統計顯示,中資企業海外並購規模從2015年的1005億美元上升至2016年的2266億美元,海外並購數量方面在2016年達到近800件。不過,大量資本的外流致使中國的外彙儲備從4萬億美元一度跌破3萬億美元。

2016年底,發改委、商務部、央行、外彙局聯合發布聲明稱,密切關注近期在房地産、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以及大額非主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母小子大”、“快設快出”等類型對外投資中存在的風險隱患,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

海外並購被推到監管的風口浪尖。

縱觀近些年萬達集團的海外並購,從2014年第一個海外地産馬德裏西班牙大廈項目開始,到2016年35億美元收購美國傳奇影業公司,成爲當時中國最大海外文化企業並購。萬達集團海外並購投資累計已超過150億美元,覆蓋電影、旅遊、體育、地産等多個産業。而就在萬達集團證券産品紛紛暴跌之前,據美國《彭博商業周刊》報道,萬達集團擬以4.7億英鎊,收購倫敦又一地塊。

業內人士認爲,如果人民幣處在貶值通道,對企業來說,資産外幣化的配置對企業確實有利可圖,但從宏觀經濟金融穩定的角度看,大規模的海外並購的確在人民幣有貶值壓力的時候不利于市場穩定。

“燕子飛回了屋檐下的巢,這一切沒有想像的那麽糟。”或許此刻的王健林,很希望借助萬曉利的吉言,只要萬達商業最終成功上市自然否極泰來。

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