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頁 新聞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回歸二十年 複雜香港依舊充滿彈性

搜狐媒體平台 06-30 10:00

文丨江玉樓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各種各樣的紀念紛呈,既有總結香港秉承開放,繼續繁榮的論述;也有另辟蹊徑,在主流聲音之外檢視這些年的變遷。論述者當中,既有遠觀香港的他者,也有身處渦流中的港人。這非常契合香港的豐富性,它有足夠多的面向,複雜又迷人。

一言以蔽之,過去這二十年,香港整體上經曆了巨大的政經變化,社會層面也多有跌宕起伏。可放在香港開埠至今百多年的曆史中看,這二十年騰挪也非異數,因爲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眼見載浮載沉,但香港有得有失,優勢仍在。

(1997年6月30日午夜,中英香港政權交接儀式)

數據駁斥了香港經濟不行的論調。香港GDP從1996年的12747億元,增加到2016年的24475億元,上升了92%,人均GDP在20年間上升68%。全球金融中心城市競爭力從2007年的第三位微跌爲第四。大學畢業生入職平均月薪從1997年的14250元上升爲18583元。

得益于“一國兩制”的國家背書,憑借“五十年不變”的信譽,香港面向世界,背靠內地,成爲中國與世界無可替代的橋梁紐帶。它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也爲經濟增長更爲強勁的內地提供動力。香港的大陸化進程比想象中來的更爲全面,也更迅猛。

截至2016年,中國內地駐港公司1123家,而2001年是402家,僅僅排在日本與美國之後。在港上市的中國內地企業從1996年的69家,增加到2016年的999家。訪港旅客中內地旅客人次從2001年的445萬驟升到4278萬,占比75.5%。

香港之于世界、對于中國,其意義遠遠不止是一個經濟中心的角色,其政治與社會發展的價值也引發人們普遍關注。根據十年前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議,香港在今年普選産生了行政長官,在此之後,可以普選産生立法會全部議員。擺脫了殖民統治的香港人,行進在民主進程上。

當然,有關香港的得失之辯,得益于言論自由的社會環境,展露了更多的社會面貌。香港GDP占中國的百分比,從1997年的18%下降到2016年的2.9%。伴隨經濟比重的下降,內地對香港的看法從豔羨變爲多元。香港的得與失,被更大範圍的中國語境所影響。

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透過單程證來香港的大陸人每天額定150位,20年來已有90萬大陸人成爲香港人,占總人口的八分之一。到2047年,大陸人有可能比香港人多。由移民帶來的文化及價值的潛移默化,也引發討論,全部囊括在香港得失之辯中。

移民焦慮與身份認同戒急用忍,也成爲觀察香港的社會窗口。二十年間,認同自己是廣義香港人與廣義中國人的比率,前增後減。此外,香港的貧富分化加劇,基尼系數從1996年的0.518增長到2016年的0.539,尤其是居不易等矛盾深刻地影響港人對內對外的立場。

即便香港面臨諸多挑戰,貧富分化侵蝕港人心態,社會風氣更趨向物質主義,年輕人對前途有擔憂,但香港的核心優勢依舊巋然不動。其中,香港有著健全的法治,施行普通法又有獨立司法體系,即使經受近兩年政經社等壓力測試,依舊保持良好運作。

與法治相關的是財産法在香港有著崇高的地位,受到嚴密與完整保護。同時,香港仍是一個低利率、低管制的城市。始自19世紀中葉,英帝國治下的香港就以最低關稅吸引全球貿易,直到今天也沒有遺産稅、增值稅,只有所得稅,繼續吸引中國的、世界的有錢人與生意人聚集。

低關稅、與金融中心相關的司法獨立及財産制度,迄今爲止,依舊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完好如初的基石。即便是中資在香港的深度切入,也謹守界限。無論是政府還是個人,無論是窮人還是富人,服膺法治,都讓香港在複雜局面下保持彈性。

(6月29日中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乘專機抵達香港)

回歸二十年,回望二十年,香港因其特殊的曆程,在政治與社會諸領域存在著結構性矛盾,並容易與貧富分化、大陸化進度、新世代生存等具體議題産生碰撞。但也正像香港所展示的那樣,它的法治社會有足夠的彈性處理自身的問題,偏激從來不是香港的主流。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29日抵達香港出席回歸二十周年紀念典禮,他在機場表達此行三個目的:表達祝福,體現支持,謀劃未來。二十年間,“一國兩制”與基本法下的香港與崛起的內地相攜而行,保有諸多制度優勢,堅守開放,人們有理由繼續看好並祝福香港。

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