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頁 科技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馬雲:幹了這碗雞湯 我們來談談智能如何改變世界

科技萌萌 06-30 00:38

相關視頻:世界智能大會馬雲:我們對智能時代的理解很幼稚

搜狐科技文/丁丁

6月29日,首屆世界智能大會在天津梅江會展中心舉行。這屆大會上,李彥宏、柳傳志、馬雲等重量級嘉賓做了主題演講。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做了題爲“智能改變世界”的演講。

馬雲繼續延續了之前在其它場合的演講風格。在談到人工智能時,多次提到了之前的一些觀點。不過,在繼續給觀衆大灌雞湯的同時,馬雲也從多個方面闡述了對于人工智能的一些思考。搜狐科技將馬雲演講進行了相應的整理,以飨讀者。

世界智能大會由天津市人民政府、國家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國家網信辦、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共同主辦。

以下爲馬雲主題演講全文:

今天有很多專家學者企業家的交流,很感謝有這麽個機會來分享一下我的看法。我自己覺得,我們每個人今天不是爲不同而不同,我自己覺得進入數據時代以後很重要的事,一個人對問題看法的角度、深度和廣度必須是不一樣的,只有不一樣你才是你。

其實大數據時代最重要的是讓每一個人做最好的自己,我最近一直在講,我說我念高中,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考過第一名,因爲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第一,我知道我當不了第一名;第二,當第一名太累;第三,第一名只有一個。一個班50個人,做個前20名的人其實蠻好的,做最好的自己,做最有特色的自己,所以我們對任何問題的看法,都必須要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深度和不同的廣度去看這個問題,我一直堅持自己是這麽想。所以我想今天來探討一下。

Artificial Intellgence翻譯成人工智能是過分提升人類自身

我挺喜歡“世界智能大會”這個詞,或者叫智能,因爲我們很快進入智能世界,我對中國有些詞的翻譯,認爲至少是翻譯得不對,“人工智能”這幾個字我聽起來就很生氣,我覺得這是不對的。人把自己看得太高大,把自己過分的提升。“大數據”這個詞也是有問題,大數據很多人講,這個“大”誤解很大,人家以爲大數據就是數據量很大,其實大數據的“大”是“大計算”的大,大計算加數據稱之爲大數據。人工智能我自己這麽覺得,人類我是這麽看,人是有智慧的,機器是講究智能的,動物是有本能的,這三個東西是不一樣的。我們不能夠,要記住一點,蒸汽機釋放了人的體力,但並沒有要求蒸汽機去模仿人的臂力,計算機釋放了人的腦力,但是並沒有讓計算機去按照大腦,人腦一樣去思考。機器必須要有自己的方式,人類必須要尊重、敬畏機器的智能,機器必須要有自己獨特的思考,這是我自己的一些看法。

如果我們用汽車去模仿人類的話,汽車應該是兩條腿走路,兩條腿走路的汽車永遠跑不快。人類在兩千年以前就在思考,要是能飛就好了,總是希望自己能夠長出翅膀來,但是沒有想過,飛機取代了人的飛行和跑。所以我們很多問題都要有不同的思考去看問題。我覺得所謂的智能世界,我們不應該讓萬物像人一樣,而是萬物像人一樣學習,如果萬物都學習人,麻煩就大了,應該是萬物要有像人一樣的學習的能力,機器是要具備自己的智能,具備自己的學習的方式。所以我自己覺得,人工智能這幾個詞,Artificial Intellgence英文翻譯過來總有一點誤解,使得所有的人都在希望,機器怎麽樣像人一樣去幹活。

其實智能世界有三個最主要的要素,第一互聯網;第二大數據;第三雲計算。互聯網首先它是個生産關系,大計算計算能力,雲計算是個生産力,而大數據是生産資料,有了生産資料、生産力和生産關系,這三個合在一起才可能,天下沒有單獨的一台機器是可能智能的,它是不可能智能的,所有的數據基于互聯網爲基礎設施,基于互聯網是一個生産關系,基于所有的數據連通,基于強大的計算能力,只有這種可能性,我們才能進入到一個所謂的大的智能世界,智能世界是一個系統性思考而不是單一的東西。所以所謂的人工智能也好,這個智能不是一個雲計算炒完以後炒出來的概念,我們人類進入到智能世界,是因爲人類的互聯網的發展,産生了大量的數據,大量的數據逼迫我們必須有強大的計算能力,這是一個自然的結果。

所以我自己覺得,今天我們對于人工智能的理解還是非常之幼稚的。就像一百年以前,人類對電的理解非常幼稚,認爲電就是個電燈泡,事實上他們沒有想到,今天會有電飯煲,有洗衣機,有各種各樣的電器,人類會離不開電。所以今天我們對AI也好,還是MI也好,還是混合智能也好,我們沒有清楚的定義,沒有清楚的定義很正常,有清楚的定義就很不正常了。對未來來講,我們都是嬰幼兒,人類往往會高估自己,做事情成功的人,所謂有一點成就的人特別容易高估自己,像我這樣的人往往會以爲我看清楚了,其實你根本沒看清楚。

人工智能可以百家爭鳴

所以這是我覺得第一個我想說明的事,我們要明白很多人工智能,今天談的很多的概念想法,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觀點,然後你要相信你自己的觀點,並且以此去堅持。就像我們做電子商務一樣,我們不是今天相信,我們是18年以前相信,堅持了18年才會走到今天,每個人的做法都可以不一樣。

智能時代到底爲了什麽?

我的理解,智能時代是解決人解決不了的問題,以及了解人不能了解的東西。機器做人能做的事情,我覺得沒什麽了不起的,機器要做人做不到的事情才了不起。剛才那個機器人在我看來是很愚蠢的,把一個東西推倒讓它自己爬起來,兩歲的孩子都能做的,人工智能搞了半天還是搞出來的不如人靈活。我們要搞的是,我前段時間發現,很多美國的學者特別是腦外科的專家進入到了人工智能的研究,並且講出人腦怎麽怎麽樣,機器要向人腦學習,我覺得這是一個悲哀,我們人類對大腦的了解不到5%,我們希望機器去學5%,那不是愚蠢嗎。所以我個人覺得不要讓機器去模仿人類,而讓機器去做人做不到的事情。人是造不出另外一個人的,人不要說造不出人類一樣聰明的東西,人連蚯蚓都造不出來,所以我自己覺得,我們應該讓機器去做人類做不到的東西,讓機器去發展自己的智能的力量,尊重機器,敬畏機器,一個巨大的系統的誕生,它會與衆不同地做出不一樣的東西。

其實數據最可怕的是我了解你像你了解自己一樣。人類這麽多年來,尤其工業化的發展,工業化的發展到了頂天就是IT,IT讓人自己越來越強大,IT讓人對外部的了解越來越多。我們人的眼睛是往外看,所以我們看到了月亮,看到了火星,我們天天在考慮是否到其他行星去做點什麽事情,其實人類最不了解的還是自己,而大數據有可能解決一個了解自己的問題。人了解自己,我們中國的佛家講究悟,而真正的大數據把人所有的行爲數據聚集起來後,我們對自己才開始有一點點了解。所以有一點是肯定的,未來的機器一定比你更了解你,人類最後了解自己有可能是通過機器來了解的,因爲我們的眼睛是往外看的,IT是往外看的,但是DT(數據處理技術Data Technology)是往內看的,往內走才是有很大的差異。

至于前段時間比較熱門的AlphaGo,人跟機器下圍棋,我在互聯網大會講的,我認爲這是個悲劇。這個圍棋是人類研究出去自己玩的東西,人要跟機器比圍棋誰下的好,就像人要跟汽車比誰跑的快,這不是自己找沒趣嘛,它一定比你跑快。圍棋是爲人類的樂趣去學的,人跟機器下棋,等對方下兩步不臭棋,但是它的腦子算的比你快,記憶比你好,還不會有情緒,你怎麽搞的過他,技術是一樣的。所以我認爲AlphaGo1.0和AlphaGo2.0比才可以有意義,人要跟機器比誰快沒有意義。圍棋的下法東西方有很大的差異,西方人把這個比賽叫做國際象棋,我把你的“王”吃掉“後”吃掉你就輸了,一輸百輸,就是0和1之間的遊戲。而中國的遊戲好處是共存,你最多比我贏三分之二,四分之三,這就是巨大的樂趣所在,中間的布局,格局,樂趣如果取消了,人家就會失去自信。所以我認爲AlphaGo今天來看,從一百年以後來看,人類會爲自己的天真和幼稚感到笑話,這些我覺得應該鼓鼓掌很好,但是又怎麽樣呢?不解決什麽問題,只是羞辱了一下人類的智商而已。其實人類自己在羞辱自己,幹嘛跟機器比這些。盡管很多圍棋高手並不以爲然,所以沒關系,允許不同的觀點。

包括有一些像城市大腦,我就覺得智慧城市首先要有一個城市大腦,城市大腦對城市的交通、安防、醫療、保險所有這套東西,人腦是做不出來的,按照人腦設計一個城市大腦基本是瞎扯,所以一定要走不同的路,以原來的系統和體系能夠方便更大的決策。

智能會給我們帶來什麽?

喜歡的人看起來都好,不喜歡的人看起來都是問題,這是我們人類的本性。我要喜歡他,我看他什麽都能接受,我要討厭他,哪怕他笑一笑我都很討厭。人類進入智能社會也一樣,有很多人特喜歡,也有很多人反對,反對的人總能提出很多威脅的理論,支持的人總能找出各種理由,說這是未來,這是趨勢。我自己覺得,這些東西你沒辦法停止它,你只能擁抱它,改變自己適應它。我們不能改變未來,那就學會改變自己,我認爲人工智能你是改變不了的,這是一個巨大的趨勢,你只能改變自己。

對于未來來講,三十年五十年也好,人類的沖擊一定是非常之大,而且一定會非常疼痛,任何高科技帶來的問題,帶來的好處同時也會帶來了壞處,有好一定有壞。互聯網帶來好處也一定會帶來很多社會治理的問題,我們天天想人活的長一些,我告訴大家,互聯網以後啊,由于大數據和計算能力的提升,人將會活的越來越長,這是好事壞事我不知道,各位專家應該比我懂。人類在年均年齡只有二十歲的時候,我們只有七八億人口,人均年齡到了四五十歲的時候到了20億人口,現在人均年齡到了六七十歲的時候,人類的人口已經到了76億人口。請問,如果人均年齡到了一百歲的話,想象這個世界該有多少人?我們該怎麽解決這些問題?

現在70多億人,我們已經覺得地球的資源不夠了,如果到了人均年齡一百歲,出現兩百多億人口的時候,我們這個世界會往哪兒去?當然有一點是肯定的,這個世界有一個程序設計,我們人類還不夠智慧摸出這個程序設計。就是人活的長的時候,生育能力會差,會打造的民族人口一定少,所以是有一個程序在裏面的。

所以我就覺得,所謂疼痛,就是很多工作就會沒有。我小時候我爸總是說,馬雲你必須要有一技之長,我們那個時候講究學會一技之長可以防身,走遍天下都不怕,而我認爲應該啥都懂一點都不深,能把各種邊兒上的東西都串起來我要告訴大家,一技防身二十年以後你是無技可施,你不改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幹什麽。所以就業的叠代,大批的就業沒有很正常,要早做准備,你今天任務的專業技能活兒三十年以後都沒有了。

現在大數據很厲害,所以數據技術的分析師很重要,我告訴大家,大數據要靠人分析基本就完了,這個行業以後就沒有,一定是計算機進行分析。所以我們講,剛剛開始出來鐵路的時候,人人討厭,那些挑夫就業的人沒有了,但是鐵路出來了以後,至少增加了兩百多萬的鐵路工人,這些東西都是産業之間的一種變革。

另外一點我也想,無人機的司機很多,無人機,無人汽車,無人駕駛出來後,大批的司機可能就沒有了,不是說就業沒有了,但是每次技術革命都會誕生很多新的就業,只是人類要去做更多有價值的東西,做人類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做機器要做的事情。過去幾百年,工業的發展,人類讓工業做了很多人類做的事情,我們覺得很輕松,但是人從來沒找到什麽可以是自己做的最好最舒服人應該要有的東西。我自己覺得,對就業需要有新的價值的發現,對就業要有價值的判斷,這是我們要解決的。有一點是肯定三十年、五十年以後的就業一定比今天多,工資一定會比今天好,但是未必是你,如果你不改變,你就沒機會。

所以我們這代人還算比較運氣,但是我們的孩子如果不改變,麻煩就大了,而改變孩子在中國這樣的社會,我們父母還是有很大的決定權。

還有我經常講,過去的工業化我們把人變成了機器,未來的數據化,我們會把機器變成人,機器會越來越聰明,未來的所謂的程序化的工作,技術化的工作,都會變得越來越麻煩。我這麽覺得,未來的社會應該想辦法讓人活的更像個人,機器更像機器,這樣才是我們應該要有的社會。

所以我自己覺得教育也一樣。我最近在搞一些教育的試點,我在教育裏不必讓你當第一名,就做最好的自己,每個人性格都不一樣,成爲最好的自己才是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大家擔心這樣的話我們就業怎麽辦,工作怎麽辦。我覺得三十年五十年以內,出現每天工作四個小時,一個禮拜工作三天非常正常。大家都說那我怎麽活,沒怎麽活,而且你會覺得一天工作四個小時,一個禮拜工作三天你還是很忙,你覺得休假還不夠。就像我們爺爺是一天工作16個小時在田裏挖地覺得很忙,我們一天工作八個小時,一個禮拜休息兩天,只工作五天,我們總覺得不夠。我告訴你,一天工作四小時,因爲那個時候所謂的智能汽車無人駕駛要重新思考。

剛才李彥宏講的,以後是mobile的世界,這個mobile是指數據的mobile,人的mobile,而不僅僅是手指頭的mobile。我自己覺得,以前我們在工業時代,農業時代我們可能一輩子只去三個地方,到了工業時代去三十個地方,到了數據時代我們一輩子可能去三百個地方或者三千個地方,人永遠在路上。所以這個世界的變革和機會是遠遠超過你的想象,所以這些不管你願不願意接不接受,未來你也沒法證明,只能以後書上可以證明。沒有想象力,人和機器有什麽區別。

所以另外一點我覺得對中國而言,毫無疑問是巨大的機會。我是堅信換道超車,我不太相信彎道超車。彎道超車十超九翻車,那種概率太低,就別亂想,我們應該在不同的道上進行競爭。

由于我們在不同的道上競爭,才會有今天中國整個互聯網的發展。中國整個IT技術太差,才會導致中國的電話太差,傳統的電話實在太差,導致移動互聯網迅速崛起,中國傳統的IT的基礎設施太差,才會有可能進入互聯網和大數據,中國原來的商業的零售環境太差,才有電子商務,中國原來的金融體系太不好,才會有互聯網金融。所以不好是一個機會,關鍵是你怎麽樣在不好的過程中尋找機會。

現在講數據壟斷爲時過早

另外一個,機器智能和人工智能發展的前提是海量數據。中國的獨特的國家優勢,我們以前的基礎設施的優勢反而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中國還沒有出現大量的所謂的信息壟斷和數據壟斷,所謂的信息壟斷現在都在政府機構裏面,因爲它擁有你沒有的東西,而信息是數據的最大的敵人。因爲信息是讓我自己強,我有你沒有我才可以做的好,我才可以做的很強。所以IT會造成壟斷,而DT是信息流通起來,什麽東西是不流通的就是信息。

有人說要防範今天的數據壟斷,太幼稚了。今天的數據跟物聯網十年以後的數據來講什麽都不是。我一直覺得最大的麻煩是,中國是最早發明四大發明的國家,但是我們四大發明的應用,我說了很多遍,但是還是不斷地講,指南針是我們發明的,人家拿去做航海,我們去算命和看風水爲主了,火藥是我們發明的,我們做鞭炮,人家做了槍炮。航母也是我們最早想出來的,三國赤壁大戰把船連起來是最早的航母思想,一把火燒了以後誰都不能再碰了。

其實我覺得犯錯誤創新都很正常,但是我們不能把自己鎖在那兒。所謂的數據壟斷在今天來講爲時過早。我們很多時候,25年以前,大家能夠想象互聯網是今天這個樣子嗎,25年以前互聯網的定義和今天是一樣的定義嗎?不是那樣,我自己這麽覺得,數據的時代才剛剛開始,連零頭都沒有到,中國是有機會走出一條獨特之路。

花時間在客戶和未來上比精力放在競爭對手上更重要

我特別不喜歡,很多今天的科技人員,特別是寫論文爲主的科技人員,講美國做了這事情所以我們必須做這個事情,我們填補了中國在這個科技領域的空白。幹嘛要去填補這些空白,應該填補未來的空白。

我們中美之間的比較沒有多大意義,美國有了我必須有一個嗎?是未來有我們必須有,我們要爲未來定標准,而不是以雜志定標准,更不是以美國有了這個東西,所以我們必須得有。所以其實多花一點時間在客戶上、在未來上,比多花一些時間在競爭對手上要來的更爲重要。

剛才李彥宏講貴州的事情,他擔心我們兩個觀點不一樣,馬化騰出來打了個圓場,我根本不知道李彥宏在哪兒。媒體上說馬化騰替我們打了圓場,我不知道李彥宏和馬化騰說了什麽。多花點時間在客戶和未來身上,比多花一些時間在競爭對手上要來的重要。

今天的時代是對未來的時代,大家都是起跑,未來的競技如果把它講作一萬米的跑步的話,大家都是跑了十米左右。別看邊上就是你的競爭對手,跑三千米後你才知道誰是對手。去看前面更高的高手,我不是看百度或者騰訊,我們應該看谷歌走到哪裏,IBM走到哪裏了。看看世界的,甚至更應該看的是未來,客戶,我們的孩子們會碰上什麽問題,我們去解決它。

所以我認爲中國有這個能力,也應該有這個擔當。中美之間任何的對抗沒有意義,中美之間聯合起來解決問題才是有意義的事情。跟facebook,跟谷歌聯合起來解決一個人類的問題,這才應該是這個世界應該倡導的問題。而不是說他有我也要有,我要把它幹倒,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如何做好迎接智能沖擊的准備?

我覺得做好准備,數據時代的到來,沖擊的是我們這幫人,今天在座的30歲以上的人,你要改也有點難度,你的地位30年以內,未來二三十年只會搖晃,疼痛,但是我們不能讓我們的孩子去承擔。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進行教育的改革。壞事是這個沖擊一定會來,好事是還給我們留下了點時間。還有一個好事是,我們大家面對的挑戰是一樣的。也不是說他有這個挑戰我沒有這個挑戰,全人類的挑戰都是這個挑戰,全人類的機會都是一樣的機會。

所以我自己覺得,我們要重新認定,重新思考我們的教育的方式。剛才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講的我非常同意,我們對教育得重新改革一下,過去的兩百年人類追求科技,追求技術,追求科學的發展,相當之了不起。但是兩三百年以前,人類追求智慧的發展,文化的發展,價值觀的發展是相當的了不起。追求科學技術的發展,讓人類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我個人認爲,也是反對,科學不是真理,科學是用來證明真理的。

對未來和對宇宙來講,今天的科學還是個嬰幼兒,我們應該思考未來我們到底應該怎麽做。從教育來講,過去兩三百年知識積累的教育,讓人類取得了巨大的紅利,但是未來知識會讓機器越來越聰明,什麽是聰明,就是記性比你好,算術比你快,體力還比你強,這三樣東西人類跟機器法法比。電腦從來都算的比你快,記憶不會忘掉,插上電會一直工作。我們孩子如果今天的教育依然圍繞著孩子的數學算的快,背書背的好可能就麻煩了。但是我們沒有說要放棄,中國要思考教和育是兩回事,教讓人具備知識,育讓人成爲真正的人,育讓我們以機器知識和科技爲主的力量,有與衆不同,可以活的更好。

所以未來的一百年是智慧的時代,而智慧的時代我認爲是體驗的時代,是服務的時代,機器將會取代我們過去兩百多年以來的技術和科技爲積累的一些的東西。所以希望大家去思考一下,對我們的孩子,我們應該花一些什麽樣的精力能力和時間,讓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學習,讓他們學習不同的東西。

經常有孩子,幾年前孩子的父母來問我,馬雲你看我學這個科好不好,我孩子考大學了,學了這個以後能找到工作嗎?現在孩子以前能夠判斷十年前這個行業能行不行?現在很難判斷,我們以前的教育體制永遠是希望你成爲最好的學生,我認爲我們要讓這些孩子做最好的人,人與機器間未來的競爭就是人是有智慧的,機器只能是智能。

另外,教育我希望我們專注的是教知識、教文化,多花點精力在價值觀上。因爲創意、創新、創造這些機器還是有很大的難度的。所以我是堅定地希望,未來的孩子請多花點時間在琴棋書畫上,音樂讓孩子能夠産生智慧的源泉,下棋讓孩子懂得格局布局舍和得,書和寫字懂得執著和堅持,畫才會有想象力。培養創新能力和想象力和好奇心,是這些孩子們必須未來具備的生存的條件,如果我們的孩子喪失了創新力,創造力,好奇心,那一定人類會輸給機器,因爲我們最怕的不是機器學人,我們最怕的是我們的教育讓人都開始學機器的時候,這個時代這個世界才真正危險。

關于AI時代的創新

創新的主體是企業,我們說了很多年很多遍了。剛才柳總的話,作爲做企業的我是特別的認同。就拿我們公司來講,我們做人工智能的研究和應用,已經十多年了。

從支付寶第一天誕生的時候,我們就用機器去學習什麽是犯罪行爲,因爲支付寶裏面騙錢的人太多了,每天各種各樣詐騙的問題。還不講網站上抓假貨,但是就從騙錢的角度講,一個騙子,人類很有意思,再聰明的騙子想出十個騙的方法,這個人已經是頂尖騙子了。一般的人想出兩三個騙子方法那已經也算不錯了,我們讓機器可以學會兩萬,三萬個騙術。我們請了一大批刑警,刑事專家,讓他們懂得什麽是詐騙犯,機器學的高更快,從來不會忘記,24小時不下班,盯的非常牢。有人一上來機器馬上發現立刻抓住,第二次學會再告訴機器,所以我們十多年下來支付寶到今天爲止沒有一分錢的差錯。這是普通銀行不可能做的到的事情。

我們也並沒有覺得這個是多了不起的事情。到今天有人把它說的很了不起的時候,我們覺得也許我們還真的很了不起。我們不是因爲科學需要這個課題,而是因爲我們不解決這個課題,我們公司明天就關門了。這個是市場的需求,沒有市場這個需求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且Artificial Intellgence最大的應用是防止犯罪。大家知道嗎,你愛一個人是沒有邏輯的,我愛他,我喜歡他,我願意爲他做任何事情是沒有邏輯的。但是你恨一個人,你要想搞一個人,你一定是有邏輯的。爲什麽恨他,該怎麽害他一二四四,只要有邏輯的事情,機器都會抓住,這個就是巨大的差異,這些差異,我認爲在院裏是很難搞出來的。

今天有很多院士在,我們老工程院的副院長、院長也在這兒,能否給科技企業裏的一些科學家授予院士的身份,這樣對中國科技進步是有幫助的。我們的院士不能都是在院所大學裏,都很重要。但是作爲第一線的士兵們,第一線的人,應該要有這樣的能力,我認爲就像人工數據這些東西,不是科研院所出來的,盡管理論上是這樣,但是走的未來還是這些東西。所以請大家考慮一下,並支持一下我這樣的建議和倡議。當然我是從來沒有想過能夠當院士,我也當不上什麽院士,自己家裏當當蠻好。

最後我們應該做好這樣的准備,教育的准備,創新機制的准備。我們要重新定義,聰明也很重要,如果我們的聰明是昨天的定義這樣的聰明,我告訴你,機器會徹底把你全部顛覆掉,人類會越來越沮喪。這個沮喪就像AlphaGo把人類圍棋下敗了,我認爲都不值得沮喪的事,搞的那麽多人都那麽沮喪,所以這個沮喪才剛剛開始。所以我們必須重新,沒有人沒有任何事能夠阻礙大數據互聯網。就像一百年以前,沒有任何一個行業能夠拔掉電一樣,這是一個社會的趨勢。人類必須爲這個做充分的思想准備,知識爆炸很厲害,但是我覺得兩千多年來,人類知識的疊加水平是超越了一切,但是人類的智慧並沒有增長。

我現在看看,我們的儒家的孔子、道家的老子,佛家的釋迦牟尼,基督教的耶稣,這些人的智慧我們還是不如人家,覺得還是有道理。智慧兩千多年來並沒有巨大的進步,所以人類在智慧上面我個人覺得,智慧是靠體驗,知識是可以學來的,智慧一定是靠體驗。教和育不一樣,學和習不一樣,學可以獲得知識,習可以讓你得到智慧,人只有被電刺過以後才知道電是很厲害的。所以什麽叫做聰明和智慧?聰明的人知道自己要什麽,智慧的人知道自己不要什麽。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聰明人,我們在座的絕大部分人問一下你要什麽,你可能我要錢要房子什麽都能說的出來,但是你不要什麽,5分鍾都說不出來,這就是智慧間的差異。

社會進步不能出現紅旗法案

我們人類一定要明白,什麽事情是人類做的到機器卻做不到,什麽是機器做得到,想明白這些未來才有重新的可能。人類沒有必要害怕機器,機器是不可能取代人類的。說一百年以內,有個西方雜志講,從現在開始的一百年,機器將比人聰明,我告訴大家,人類還是太樂觀。機器現在已經比我們聰明,只是你們還不肯承認這點而已。我們要的是不要再出現紅旗法案這樣的事情,我在任何會上都會呼籲,一個社會的進步不能出現紅旗法案。

什麽叫紅旗法案,一八六幾年的時候英國最早發明了汽車,首先去砸汽車的全是馬車夫,因爲那時候的馬車夫是白領工作,是社會的中等收入人群,他們覺得汽車出來了把我們的活砸掉了,並且到議會政府抗議要求把這個東西給不要了。最後政府出了道紅旗法案,每車輛之車必須有三個人,每個人在50米前拿一個紅旗,汽車永遠不能速度不能超過馬車。前面有人引道,如果超過了馬車,汽車的牌照會被吊銷,這三十年的紅旗法案,完全阻礙了整個英國汽車工業的發展。德國、美國追了上來,美國發現不錯後,美國迅速把自己變成了一個車輪上的國家。美國既然是車輪上的國家,又把握了另外以石油爲主的大的一次技術革命。

如果今天的中國已經是一個互聯網上的國家,七八億的人口在上面,我們如果出個法案,每個人都說我們要幫助互聯網,但是我們沒有把握互聯網的特性,沒有把握住這些東西,很有可能自覺和不自覺的出很多紅旗法案,而且這樣的東西會越來越多。人類要有足夠的自信,有一點是肯定的,人,我們人類擁有信仰,機器永遠不可能有信仰,而人類失去信仰的時候,人類就不會創新,人類就沒有擔當。如果失去信仰了以後,你一定比不過機器,所以我自己覺得,我們對文化的自信,信仰的自信只要存在,這個世界還會很有機會的。

所以最後一句,機器不應該成爲人的對手,機器和人只有合作在一起才能解決未來。就像競爭對手一樣,我們不應該聯合對抗,我們應該聯合起來對抗人類未來共同的問題,共同的麻煩,只有這樣,競爭只是樂趣,商場如戰場,商場是你殺了他不等于你能活好,如果天天打對手,你就變成了一個職業殺手,你永遠做不好。

所以我覺得我們這個國家科技各方面的發展一樣。面對未來,面對我們的孩子,面對我們共同的挑戰,去解決這些問題,才有可能,並且以不同的角度、深度和廣度對問題的看法,我們才有機會。

謝謝大家!

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