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頁 科技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數據解讀:1億融資能管得住廣場舞大媽?

搜狐媒體平台 06-29 21:40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衆號“養老e周刊”(ID:Agingweekly),作者孫黎,36氪經授權發布。

2017年6月7日,高考全國卷作文題,廣場舞成爲中國代表詞之一

——該如何理解廣場舞的群體和行爲,如何進行“文化交流”?

2017年6月5日,央視新聞1+1欄目專題報道籃球場上跳廣場舞的沖突事件

——該如何解決年輕人和老年人的“需求矛盾”?

從官方媒體(如央視、平媒等)放大,到半個多月後的今天,廣場舞作爲焦點話題仍在社交媒體(如虎撲、微博等)繼續熱議,甚至事件仍在新的城市和新的人群升級——這背後是廣場舞甚至是這屆老人的“妖魔化”。

上圖是養老e周刊(微信公衆號:Agingweekly)在某新一線城市街頭早9:30 和 在香港旺角街頭晚21:30的隨手拍,我們可以看到廣場舞是“不限人群、不限場地、不限時段、不限環境”的全民健身運動——這背後是中國1億廣場舞人群的巨大潛在市場。

2013年,中國大媽在與華爾街的黃金戰爭中成爲金融冷兵器,我們對此更多的是調侃;2016年,大媽們把戰火燒到了咱家樓下,變身元氣美阿姨,誰的地盤都能做主。

這個充滿爭議的群體在幾年間經曆了快速的移動互聯網+智能手機變革期,她們更加“有錢、有閑、有決策權”——看起來,該有人站出來在大媽們的新地盤“做主”了。

Q1:廣場舞的創業邏輯是什麽?場景、人群、方式、價值

首先,廣場舞的存量形態是這樣的:

存量:場景(社區樓下)+人群(有閑)+方式(自組織)+(健康/社交)價值

那麽廣場舞是否有創新的空間?

因此我們看到,通過“移動互聯網”的“優質內容”與“新人群”産生“新連接”,是廣場舞領域創新的機會點。按照上述邏輯,對于商業模式來說需要解決的問題包括:

展開剩余82%

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