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頁 新聞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徐玉玉案”追蹤:檢察官、被告人詳述案件細節(組圖)

搜狐媒體平台 06-27 14:41

今天上午,徐玉玉被電信詐騙案在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陳文輝等7名被告人被指控的罪名是詐騙罪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2016年8月,山東臨沂的高中畢業生徐玉玉,在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後接到了一個詐騙電話,被人以發放助學金的名義,騙走了學費9900元,徐玉玉在報警回家的路上猝死。

山東省臨沂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陳文輝、鄭金鋒、黃進春、熊超、陳寶生、鄭賢聰、陳福地等人交叉結夥,通過網絡購買學生信息和公民購房信息,分別在海南省海口市、江西省新余市等地,冒充教育局、財政局、房産局工作人員,以發放貧困學生助學金、購房補貼爲名,以高考學生爲主要詐騙對象,撥打電話,騙取他人錢款,金額共計人民幣56萬余元,通話次數共計2.3萬余次,並造成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高考學生徐玉玉死亡。

山東省臨沂市人民檢察院還指控,2016年6月至8月,被告人陳文輝通過騰訊QQ、支付寶等工具從杜天禹處購買非法獲取的山東省高考學生信息10萬余條,並使用上述信息實施電信詐騙活動。

2016年8月27日,被告人陳文輝、鄭賢聰通過新聞媒體得知徐玉玉被騙死亡後,分別到福建省安溪縣公安局、永春縣公安局投案。同年10月29日,被告人陳寶生到安溪縣公安局投案。

公訴機關認爲,被告人陳文輝等人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實施電信詐騙,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均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被告人陳文輝以非法方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當事人親屬、新聞記者、群衆代表、高校學生旁聽了此次庭審。

專訪檢察官、被告人 詳述案件細節

高考結束之後,拿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徐玉玉本應該和其他考生一樣,暢想大學生活,卻因爲一通詐騙電話,失去了寶貴的生命。那麽徐玉玉的個人信息是如何被泄露的,電信詐騙團夥又是如何實施詐騙的?徐玉玉被騙走的9900元又是如何被人迅速取走的?爲了解開這些疑問,《法治在線》記者專門采訪了負責本案的檢察官和幾名被告人。

錄取通知書還擺在桌上,這封來自南京郵電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曾經帶給徐玉玉無盡的歡樂,和對未來生活的美好憧憬,可是一通詐騙電話卻讓這個年輕鮮活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18歲,定格在即將踏入高校大門的那一天。

2016年8月19日下午,徐玉玉接到一個發放助學金的電話,根據電話的提示,徐玉玉來到家附近銀行的自動櫃員機,取出9900元錢後,根據電話的提示,將自己的9900元存入了自稱財政局的工作人員提供的卡號,存款後,她繼續留在銀行,等待對方像承諾一樣的將助學金連同自己存過去的9900元錢一塊返還到她的卡裏。就在徐玉玉焦急等待的時候,在福建泉州,犯罪團夥的成員已經來到了自動櫃員機旁,將錢取走並轉賬。

陳文輝,1994年出生,福建省安溪縣人,是這一電信詐騙團夥的組織者。2016年9月,陳文輝因涉嫌詐騙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臨沂市羅莊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

據陳文輝供述,他從2016年3月開始實施電信詐騙,在此之前他在福建老家做茶葉生意,已經成家,並且有了兩個孩子。

陳文輝:我老家是做鐵觀音的,這幾年茶葉不好,家裏經濟也不太好,電信詐騙錢來得快嘛,所以就想著這個錢來得快,就去做了電信詐騙。

據陳文輝介紹,團夥的幾個主要成員和他是老鄉,大多是因爲電信詐騙“來錢快”,所以才找到了他。

這一犯罪團夥分成電話組、取錢組實施詐騙。分別負責撥打電話詐騙、取錢洗錢等不同的工作。而在打電話的人員中還會細分爲一線二線等,用以騙取對方信任,分步驟實施詐騙。

臨沂市檢察院公訴二處檢察員 李濤:一線主要是冒充教育局給學生打電話,就說我們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員,現在有一筆助學金要給你發放,你是不是誰誰?這個信息他們嫌疑人已經掌握了。

當高考學生接到電話,聽到所謂教育局工作人員掌握的信息完全准確並且信以爲真時,詐騙人員就會告訴他撥打財政局的電話,因爲助學金是由他們來發放的。而所謂的財政局電話就是他們的“二線電話”。

臨沂市檢察院公訴二處檢察員 李濤:財政局工作人員接到電話以後就跟他說,還是再核實他的個人信息,這樣就是讓被害人學生更加相信。然後他就是告訴他我們確實有這部分的錢要發給你。

詐騙人員會告知被騙學生到附近的自動取款機,根據他們的指示進行操作,在這個過程中,電話組還會利用一些細節和技巧來提高詐騙成功的幾率。

臨沂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譚長志:有時候銀行的機器當中有中文和英文的時候,詐騙人員指揮被害人要使用英文。如果懂英文的他還能看明白機器上的意思,如果要不懂英文的就很可能就是完全受控于實施詐騙人的指揮。

據了解,這些人員設定和詐騙步驟以及細節並不是他們自己設計的,而是有完整的教程,供他們來複制學習。

案件的另一位組織者鄭金峰也證實了這一說法。

鄭金峰:購買信息,然後根據信息會給他們打電話,是學生就會給他們說有補助款,然後根據那個台詞讓對方相信,我們就這樣就慢慢的騙他們的錢。

如果成功騙到了錢,犯罪團夥中會有專門負責取錢和洗錢的成員,用以擾亂公安機關的偵查方向。

臨沂市檢察院公訴二處檢察員 李濤:取錢組的人又從網上找專業的取錢的人,他一般掌握幾十個銀行賬戶,當被害人那個錢一旦打進來以後,他們就在這幾十個銀行賬戶迅速分散開,如果你一筆錢他們分散到幾十個賬戶當中,中間又來回地轉賬,這樣去查就難度非常大。

被告人供述詐騙徐玉玉經過

犯罪團夥中的幾個人分工協作、環環相扣,形成完整的詐騙鏈條;他們扮演不同的角色,引人入局,騙取錢財。得手之後,又利用專業團隊洗錢,隱蔽性極強。而正在准備啓程去南京上大學的徐玉玉就這樣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相信了這些人的謊言,掉進了他們精心設計的陷阱之中。

這是臨沂市公安局羅莊分局西高都派出所記錄的一份詢問筆錄,裏面詳細記錄了前來報警的徐玉玉講述的被詐騙的經過。對于當天的經過,被告人陳文輝記的非常清楚。當時他們租賃了江西省九江市一戶民居作爲詐騙場所。陳文輝負責二線電話,扮演財政局工作人員。當上當的徐玉玉打通這個所謂的財政局工作人員的電話後,他開始引導徐玉玉一步一步的走進一場騙局。

被告人 陳文輝:她打電話到我這邊來,說是要辦理學生補貼的,然後我就是問她有一個編號是多少,我們才能查到她的信息、學校、還有家庭地址在哪裏,然後她給了,我就查到她叫什麽名字,然後就跟她說確實有這個補貼,2680吧,就跟她說錢是轉到她的家長或者她的那張卡裏邊,看他們提供什麽銀行卡。

徐玉玉根據指示,來到家附近建行的自動櫃員機,陳文輝指揮他查詢卡內余額,並將卡裏的9900塊錢進行轉賬。但徐玉玉連續嘗試幾次後都沒有成功。

徐玉玉母親:徐玉玉說俺提不出來怎麽辦呢。對方說把你錢提出來,她提錢提了9900元,說你提出來我給你個卡號,你再打我卡上去。

陳文輝告訴徐玉玉,補助金和她存進去的9900元錢會一同打到她的銀行卡裏,並會以短信形式的告知她。而此刻,他早已經通知同夥到銀行去取這筆錢。

鄭金峰指派熊超到自動櫃員機將詐騙來的款項分別轉入了不同的銀行賬號。一直沒有等到彙款的徐玉玉只能冒雨回到了家中。

掌握個人信息 實施精准詐騙

在徐玉玉案中,另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是,徐玉玉的個人信息究竟是如何被泄露的呢?據徐玉玉的家人說,在案發的前一天,徐玉玉的確收到了發放助學金的通知,而恰巧就在第二天,陳文輝犯罪團夥就將詐騙電話打給了徐玉玉,他們還能准確地說出徐玉玉的個人信息,這也成爲徐玉玉上當受騙的一個重要原因。

杜天禹,199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成都市,因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于2016年9月被批准逮捕。就在徐玉玉寒窗苦讀備戰高考時,這個和徐玉玉同齡的人卻有著不同的生活軌迹。

由于從小愛玩電腦遊戲,杜天禹對于計算機信息安全方面格外的感興趣。辍學後,靠著自學他成爲了一家公司的技術員。

杜天禹無聊的時候 ,爲了練手,也會浏覽一些網站,查找問題。而獲取到山東考生信息就是杜天禹在測試網站漏洞時找到的。利用網站漏洞獲取到權限後,杜天禹在數據庫中找到了山東高考考生的信息並將信息下載。

按照杜天禹的說法,他只是把這些信息當成私藏的戰利品。有一次他在網上的一篇文章中得知這些信息還可以賣錢,于是開始在網上販賣這些考生的信息。

2016年的暑假,杜天禹以五毛錢左右一條的價格販賣考生信息。當暑期接近尾聲的時候,陳文輝與他取得了聯系。

在和陳文輝的交易過程中,杜天禹販賣了十萬余條高考考生信息,獲利共計一萬四千余元,而據陳文輝供述,他購買學生信息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學生信息的成本比較低。

陳文輝:學生的信息成本低,只需要兩三毛、四五毛這樣子。我都問了,比如說賣業主之類的那種信息。那些資料的話需要一兩塊兩三塊吧,所以我們就選擇了這個學生信息。

由于到案時間不同,犯罪地點不同等原因,杜天禹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件已作另案處理。

七人被起訴 徐玉玉死因成審查重點

徐玉玉被電信詐騙案件由臨沂市公安局羅莊分局偵查終結。今年三月一日移交到臨沂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4月17日,案件被移送到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八人的犯罪團夥中除一人因不滿十六周歲未被追究刑事責任之外,其余七人以詐騙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起訴。那麽在本案中,遭遇電信詐騙是不是導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7名被告人又是否要爲徐玉玉的死亡承擔法律責任? 這對他們的定罪量刑又會産生哪些影響呢?

案發當晚,徐玉玉在父親的陪同下到派出所去報案,晚上九點多,在派出所做完筆錄後,父親騎上三輪車帶徐玉玉回家,因爲擔心女兒被雨淋後感冒,父親回頭囑咐她披好衣服,卻沒成想,女兒緊閉著雙眼,頭也歪向了一邊。

隨後,玉玉被緊急送往附近的羅莊中心醫院進行搶救,21日晚上9點30分,十八歲的玉玉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玉玉家人看來,奪去女兒生命的罪魁禍首就是那通詐騙電話。而如何證明電信詐騙是導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需要完備的證據,這也是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案件時的一個重點。

這是徐玉玉在2016年4月的一份體檢表,從這個體檢表來看她身體的各項指標是正常的,而且經檢測,並沒有家族遺傳病史。據辦案檢察官介紹,從徐玉玉接到詐騙電話到她無法自主呼吸沒有心跳只有短短的四小時。檢查機關根據臨床醫生、法醫專家意見,並結合案件全部的證據,認定電信詐騙是導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

臨沂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譚長志:通過專家的意見,我們看造成徐玉玉死亡就是由于電信詐騙行爲造成她的精神極度緊張,傷心、焦慮而造成。

案件在審查起訴階段,除了論證電信詐騙是導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這一重點,在這起案件中,由于詐騙團夥專業化程度高,反偵查能力強,這些都爲案件搜集和固定證據帶來了難度。

臨沂市檢察院公訴二處檢察員 李濤:他們是從網上購買高考信息的,他們那個QQ號都是臨時注冊的,他們在准備作案工具的時候,購買手機、購買手機卡也都是匿名的,詐騙的手機卡、手機是專用的,所以說他們分得很清楚。

據調查,詐騙團夥共撥打詐騙電話兩萬余次,詐騙金額達到50余萬元,共有20多名學生上當受騙。並且由于被告人存在冒充國家工作人員,導致徐玉玉死亡的嚴重後果等情節,他們將會被酌情從重處理。

避免悲劇重演 重拳打擊電信詐騙

電信詐騙與徐玉玉的死亡之間有何關聯,幾名被告人要爲此承擔何種法律責任,這還有待法院給出最終的判決結果。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如果沒有遭遇電信詐騙,此刻的徐玉玉應該是在享受自己全新的大學生活,而如今,家人只能通過照片來回憶她的音容笑貌。我們在對一個年輕的生命突然凋零感到惋惜的同時,也可以看到,對電信詐騙的打擊力度在不斷加大。

在庭前會議上,當被告人鄭金峰從視頻上看到徐玉玉時,他表示自己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觸動。

徐玉玉被電信詐騙案件發生後,受到了極大的關注,而徐玉玉的遭遇也並非個案,爲避免類似悲劇的重演,重拳出擊捍衛公衆的生命的財産安全,2016年9月30日,最高檢和公安部聯合下發通知,對包括徐玉玉被電信詐騙等21起涉案人員衆多、涉案金額巨大、社會影響惡劣的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進行挂牌督辦。

除此之外,案件發生後也對許多行業與部門的管理運營産生的深遠的影響。2016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等六部門聯合發布《關于防範和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通告》。

2016年11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進一步防範和打擊通訊信息詐騙工作的實施意見》,2016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于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範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這些文件就電話實名、同一客戶在同一商業銀行開立借記卡原則上不超過4張等方面予以規範。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發布《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的量刑標准和有關法律做了全面系統的規定。

?最高檢偵查監督廳副處長 覃劍峰:對于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一方面要依法懲處,另一方面要發動全社會的力量,加強預防,例如電信企業,互聯網企業,商業銀行,必須承擔起社會責任,同時要加強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要加大宣傳力度,加強犯罪預警提示,切實提高人民群衆對于網絡詐騙犯罪的防範意識

精選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