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頁 新聞 宮主大人2

手機搜狐

SOHU.COM

女遊客稱在麗江遭暴打毀容 警方:嫌疑人已被控制

極光 01-25 11:04

近日,微博用戶@琳哒是我稱她去年雙十一在麗江遊玩時遭十余人暴打,被酒瓶劃臉錄視頻。今天(1月25日)上午,涉事店家工作人員告訴搜狐公衆號極光,女子被打地點在店外,當時打人方有人把店門關了,有人威脅他們不要多管閑事。打人者離開後,她看到女子滿身是血,店員將女子扶到店裏並報警,打120。麗江市公安局新聞辦今天中午通報稱,吃燒烤被毆打一事屬實,案件事實清楚,主要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依照法律程序辦理中。今天下午,@琳哒是我 稱,“今天中午祥和派出所的民警給我電話、通知我今晚帶法醫到我這裏,明天給我做傷情鑒定”。

前天起,微博用戶@琳哒是我 爆料稱,2016年11月11日淩晨三點半,她和朋友在雲南省麗江一家燒烤店包間就餐時,包間外有男子模仿她和朋友說東北話,還辱罵他們,他們詢問是什麽意思,是不是喝多了,對方先是不回複,後有人拿酒瓶子砸他們。

據她介紹,隨後她被三四名男子拉著頭發拖到店外暴打,“一邊錄視頻一邊打”,“一邊打一邊還說:你不是東北人嘛?你不是很牛逼嗎?然後就哈哈大笑,把我打得滿臉都是血,還在拿碎掉的酒瓶子劃我的臉”。

“在我流血的過程,他們要求我按照他們說的話去說,不然就把我拖到山上去給埋了”,她稱,對方威脅她,“小妹妹,你是不是自己從樓上掉下來摔成這樣的啊?要不要哥哥們幫你打120啊?要不要哥哥們救你啊?我們看你好可憐啊”。她還說,她被打到直接噴血,錢、錢包、手機等被拿走,對方還在威脅後揚長而去。此外,目前警方已介入,但沒有給出最終說法。

此外,今天上午,她發微博介紹自己的傷情稱“鼻子粉碎性骨折,鼻中隔彎曲,左鼻翼裂傷,左上颌骨折並積液,面部裂傷,結膜下出血,最眼角裂傷,下巴裂傷,嘴唇裏裂傷,頭皮血腫,眼前看到白色雪花一樣東西飄下來,視物不清,牙齒腫脹,冷熱均不能吃。”

針對有網友質疑稱,“我覺得那些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去招惹你,肯定有內情吧!你把詳細說出來啊”,她表示,“詳情說出來、你們會更失望、不是對我、而是對處理事情的人!詳情就是如此、等你遇到裝逼的、你就知道了!”

也有網友稱,“淩晨三點正常都在睡覺,你這麽浪,不出問題才怪”。她對此回複“你的意思、我吃燒烤叫浪、出事是應該的?那是不是3點後就應該禁足?穿少的就該被強奸?”

就@琳哒是我 所說的自己被打時店老板並未阻攔和報警一事,今天上午,一名店員告訴極光稱,並不清楚如何起的沖突,但女孩是在店外被多名男子打的,有男子把燒烤店的門關了,還有男子在店內晃悠,威脅他們“不關你們的事,你們不要多管閑事”。

這名店員顯得有些委屈,稱那種情況下他們也害怕,並非不關心姑娘。她介紹說,那些男子“前腳剛走,我們馬上報警,打110,120”,“還把她扶到店裏,幫她擦臉上的血,她冷還開火烤”。她稱,事發後,她和店老板曾想過去看望姑娘,也和警方溝通過,但“擔心去了後不理解,問題更嚴重”,最終作罷。目前,警方已介入此事,多次找他們了解情況,不過事發地沒有監控。

麗江市人民醫院則介紹稱,也有多家媒體聯系了解此事,“我們醫院也在積極核查,但目前還沒有出結果”,“等結果出來,我們會第一時間聯系媒體”。而極光嘗試聯系@琳哒是我 了解更多情況未果。此外,麗江市公安局新聞辦今天中午通報稱,吃燒烤被毆打一事屬實,案件事實清楚,主要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依照法律程序辦理中。

通報還稱,有兩人被毆打受傷。孫某的傷情鑒定爲輕微傷。另一當事人董某某的傷情,根據規定,以容貌損害或者組織器官功能障礙爲主要鑒定依據的,在損傷90日後鑒定。公安機關將根據鑒定依法辦理案件。知名法醫@法醫秦明 對此評論稱,“案件後續處理需要依據傷情鑒定結果。但是從博主的敘述來看,警方一直在前期辦理此案。此傷至少輕傷,等90日是看能不能構成重傷。”

但@琳哒是我 在今天下午發微博質疑稱,“今天中午祥和派出所的民警給我電話、通知我今晚帶法醫到我這裏、明天給我做傷情鑒定、麗江公安局回應按法律程序90天後開始做面部傷情鑒定、那麽我想說、受案了麽?涉案回執單在哪裏?90天的面部傷情鑒定、什麽時候變成我連法醫都看不到?法醫不用看我本人就知道我身上沒問題、面部受傷而已需要90天後再做傷情鑒定?還是說現在被人毆打都流行只打面部、然後90天做傷情鑒定就可以了?正常的程序不是由派出所開具有法律效應的傷情鑒定委托書給我?然後我帶著去當地指定的司法鑒定中心找法醫做鑒定嗎?爲何我沒見到法醫就要等90天做面部傷情鑒定?委托書和法醫去哪裏了???這個程序一部省略到位了......那麽現在我若是做了傷情鑒定了、是不是對方又要在90天以後再要求我從新做鑒定呢?有人保障我這個不需要再重新做了麽?求法律高手援助”。

女子之前的照片。 來源:@琳哒是我
女子之前的照片。 來源:@琳哒是我

雲南麗江警方表示,接警後他們第一時間出警,第一時間調查嫌疑人,第一時間組織鑒定。以下是通報全文:

 關于網曝“麗江發生打人事件”調查情況的通報

1月24日晚,新浪微博用戶發布“麗江旅遊被當地人故意毀容”信息後,麗江市公安局高度重視,立即組成工作組專門就網絡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核實。

經調查,2016年11月11日5時58分許,麗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祥和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110指令稱古城區祥和路一燒烤店門口有人打架,值班民警迅速趕至燒烤店門口,發現董某某、孫某受傷,隨即與120一道將董某某、孫某送往醫院救治。同時,麗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刑偵大隊民警對現場進行勘驗,並對該案進行立案調查。

經古城公安分局調查,2016年11月11日5時58分許,董某某、孫某、張某在燒烤店吃燒烤時,被在燒烤店吃燒烤的幾名男子毆打,造成董某某、孫某不同程度受傷,隨即古城分局陸續傳喚了6名嫌疑人進行調查,2017年1月20日,麗江市古城區司法鑒定中心對孫某的傷情鑒定爲輕微傷.目前,案件事實清楚,主要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依照法律程序辦理中。

對董某某的傷情,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准》4.2.2條,以容貌損害或者組織器官功能障礙爲主要鑒定依據的,在損傷90日後鑒定。公安機關將根據董某的傷情鑒定結果依法辦理案件。

麗江市公安局新聞辦

2017年1月25日

 女子微博原文:

麗江打人搶劫事件:2016年11月11日淩晨三點半到甯蒗燒烤,由燒烤店老板安排到包間裏面,稍後到來十幾個男孩子,大概是12個人,中途我跟朋友聊天(客棧 老板)說的東北話,外面的男孩子就在外面學我說話,我說一句他就在外面學一句,然後夥同其他的人一起哈哈大笑。

我們覺得他們很無聊,不管是搭讪還是挑釁的意思,我們沒有理會,繼續吃烤聊天,隔一會對方又開始學我們說話,這一次學完我們說話還辱罵我們。之後我們就問他什麽意思,是不是喝多了酒,起初他們還沒有回複。之後我們就各自吃烤肉了,其中有個穿藍色馬甲的中年男人,到我們我們間的門口打量我們包間,我們就不知道什麽意思,我們還是繼續吃烤肉。

之後他們就拿起酒瓶子進我們的包間,把酒瓶子砸到我們頭上,我們當時就是暈的。

之後我就被那三四個男人拉著頭發給拖到燒烤店的門口外面,一頓暴打,一邊錄視頻一邊打。之後覺得錄視頻的效果不好,又扯著我的頭發面朝天的樣子,繼續錄視頻暴打我,一邊打一邊還說:你不是東北人嚒?你不是很牛逼嗎?然後就哈哈大笑。把我打得滿臉都是血,還在拿碎掉的酒瓶子劃我的臉。

之後他們去抽煙休息了,在我流血的過程,他們要求我按照他們說的話去說,不然就把我拖到山上去給埋了。威脅我的內容是:小妹妹,你是不是自己從樓上掉下來摔成這樣的啊?要不要哥哥們幫你打120啊?要不要哥哥們救你啊?我們看你好可憐啊。我學著他們的話去說,這個過程他們是全程錄視頻的,反偵察的能力很。

說完之後就繼續打我,又了打了一頓,最後這次打完我,臨走之前有個狠狠地踢我一腳。我直接噴血了。這一腳我直接不行啦,上不來氣了,他們走之前丟給我手機,讓我自己打120。這是看我不行了,快死掉了,走的時候拿走我們身上帶的錢,錢包和手機,三個被打得人,只留了我這一部手機,還是看我不行了,給我打電話自救的。

我們三個人被足足打了半個小時,他們臨走之前還揚言說:他們就是當地人,不怕警察,隨便告,還說在麗江在看到我,讓我有去無回....

120是早上6:30左右來的,這期間我一直在流血,我打120的時候,我不知道燒烤店的名字,我問燒烤店的老板,他說完以後我就昏迷了。我們在這個燒烤店被打這麽久,燒烤店的老板沒有報警和打120,就眼睜睜的看著我們被打,後來警方得知這個燒烤店和那其中的一個人是認識的,他們走的時候開著一輛白色的轎車走的。

醫院住院的費用都是傷者本人自己出的,在麗江住院期間的第三天,有個叫和元松的人去投案,但從頭到尾,並沒有人給我們打我電話道歉或者去醫院看我們。錢包在我住院期間有人給我朋友打電話,說見到我錢包,要送給我,要求我付3000元給我錢包。最後送給我,裏面的錢都不見了,1900人民幣,2500的泰铢。其他人的手機和現金都沒有了。

當時只有我一部手機是看我快死了,留給我打120自救 到現在那些人釋放了,拘沒拘留我也不知道,整個案子我都不知道現在進展如何。

爲什麽十幾個人最後找到6個人? 目前爲止,做過筆錄口供,辨認過嫌疑人,沒有做傷情鑒定,也沒收到祥和派出所的涉案回執單,在麗江住院期間多次要求派出所民警,要求做傷情鑒定,都被民警拒絕了。

起初說我回廣東做完手術就可以做傷情鑒定,等我做完手術出院了給民警打電話,又說要90天以後再看我的傷情可不可以做傷情鑒定,至今這個案子不知道以什麽案子結的,一問民警就說還在調查,搶劫的事情,民警閉口不提。就說搶不搶劫還要在調查申請過在廣州做傷情鑒定,需要派出所出具委托書。多次商量,民警不給開具委托書,說廣州做傷情鑒定的地方是民營的,即使做完了傷情鑒定,最後采不采納是他們的事情。

之後打電話去麗江古城分局的督查辦,說明這個事情,一周左右時間派出所的民警回電話說我若是在廣州做傷情鑒定,要我寫申請書快遞給他。當我在微博發照片的時候,有古城分局的電話打來,說要我2月11日去麗江做傷情鑒定。還說要我刪除我的微博但這個電話到底是不是麗江古城分局的電話,還不得查證。我問過的問題,民警都基本回避了,最後挂掉電話。

在住院期間,去錄口供的警察,說我錢包多少錢的時候,我說1900的人民幣,2500的泰铢,警察說泰铢不值錢,就沒給我寫到筆錄裏。麗江市人民醫院在病理上給我寫眼睛和嘴巴的傷口記錄,都有些多大的傷口,唯獨最大的傷口,多深多長,沒有記錄。我打回醫院電話問的時候,醫生告訴我,這是正常的,在住院期間醫生是知道我被別人打,報警住院的,但最後病例去不給我寫最大的傷口深度與長度,說病例交到病案室,改不了了。我不知道什麽原因不給我寫傷口的長度和深度!

如果2月11日之後我消失了,那麽我一定在麗江被別人打死了....記錄下此時此刻的事情,讓我這個人受的委屈都得已見光,不在一個人孤獨,即使做鬼也活的快樂..因爲有你們的支持...

(標點符號和分段有整理)

本文來源:搜狐公衆號極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精選